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中国学者建议放开计生政策推动经济增长  

2012-09-21 22:10:50|  分类: 人口与生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学者建议放开计生政策推动经济增长 
2012-09-19
中国官方媒体发表旅美中国学者的文章表示,中国要起搏经济,就应该调整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增加新生人口。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专家易富贤在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上发表题为《刺激经济‘造人’比‘造物’管用》的文章表示,没有人口的生生不息就没有经济和文明的生生不息。要保证人口相对稳定,中国总和生育率 ,也就是妇女平均生孩子数, 应该为2.3左右。但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目前的生育率只有1.18。如果继续下去,中国人口在2018年有可能开始负增长,到2100年人口会下降到4.6亿。


文章认为,青壮年劳动力人口的减少将给社会保障带来沉重压力,为此,适当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已刻不容缓。停止计划生育政策不会造成生育率反弹,因为社会越发达,生育率越低。此前已有不少国家和地区实行过“二胎方案”,大都未曾出现大规模的补偿性生育高峰。中国早在三十年前就开始在山西翼城、甘肃酒泉、河北承德、湖北恩施等地试点允许生“二胎”,现在生育率均低于1.5。

美国尼茨高级国际关系学院经济学教授、前世界银行经济和人口问题专家皮特-伯特利尔教授表示,他同意作者易富贤的看法:


“是,我同意那些人的建议:取消或很大程度上放宽计划生育政策。我想,在城市里和人口集中的农村地区,严格限制每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的做法现在已经过时了。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重要的人口变化时期。如果生育率继续向现在这么低的话,中国在2030年到2035年左右将出现人口下降趋势。中国的青壮劳动力已经过了高峰期,而这则导致了实际工资的提升。”

易富贤的文章还认为,即使中国放开计划生育政策带来一定的人口反弹,也未必就是是坏事,因为出生高峰往往带来一定的经济繁荣。如日本1947年的高出生率和美国1955年到1965年间的平均每年出生人口415万,都分别为这些国家二战后高消费、高增长的“黄金时代”提供了消费增长和年轻劳动力。目前中国经济面临拐点,缺乏增长点。调整计划生育、增加新生人口,会给经济装上一部起搏器,对解决劳动力不足和养老压力大等难题远比继续发展房地产和汽车业的作用要大,而且这种拉动作用是可持续的。


然而,旅美中国学者杨莉藜则认为,中国在近期内放弃计划生育政策不大可能,因为该政策实行多年,已形成各地增加收入的一个行业:


“我想,取消计划生育是一个势在必行的大趋势。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造成了好多的社会问题、人权问题;造成了人口问题, 包括人口老龄化、男女性别失衡;还造成了经济问题、社会伦理问题。这些问题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重。现在,国加必须考虑要终止强制性的一胎化政策。之后,国家完全可以采用指导性的、建议性的、服务性的家庭计划,而不再是以往指令性的、强制性的、硬性的政策规定。”


近年来,中国不断有学者专家建议放宽或废止计划生育政策。今年7月,有15位中国法学和人口学学者向全国人大提交了联名建议书,请求全面修改中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取消对公民生育权的限制,废止生育审批,废止政府对超生者收取社会抚养费等制度。 

第 46094 楼 中山水寒 2012/9/19 0:21:31  的原帖:

http://news.sina.com.cn/pl/2012-09-18/071725195458.shtml

http://china.huanqiu.com/newchinahotcomment/2012-09/3126659.html

易富贤:刺激经济,“造人”比“造物”管用



2012年09月18日07:17 环球时报

大 中 小 全文浏览

  易富贤

没有人口的生生不息就没有经济和文明的生生不息。要保证人口相对稳定,中国总和生育率(妇女平均生孩子数)需要达到2.3左右。但是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18,如果继续下去,中国人口在2018年就有可能开始负增长,到2100年人口会下降至4.6亿人。青壮年劳动力人口的下降,将给社会保障带来沉重压力,为此适时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是刻不容缓。

  有人担心停止计划生育后会出现生育率反弹,建议“二胎过渡”。这是一种谨慎的观点,笔者并不认同,因为社会越来越发达,生育率也越来越低,“二胎过渡”未必能带来大规模的生育高峰。此前已经有不少国家和地区实行过“二胎方案”,大都未曾出现过大规模的补偿性生育高峰。例如,新加坡在1987年开始鼓励生育,但是生育率仅从1987年的1.62提升到1988年的1.96(只出现了一年的补偿性生育小高峰),1989年再跌回1.75,2002年之后只有1.2左右。伊朗于1989年提倡二胎,最多三胎,但生育率仍从1989年的5.2降到2005年的1.7;这些国家或地区甚至已出现对“提倡二胎”而后悔的想法。事实上,中国早在三十年前就开始在山西翼城、甘肃酒泉、河北承德、湖北恩施等地试点“二胎”,但是现在生育率均低于1.5。可见,中国不必为“二胎过渡”可能带来的生育高峰而过度担心。

  退一步说,即便是放开计生政策调整带来一定的人口反弹,也未必是件坏事。纵观人类历史,出生率从来就不是平稳的,而出生高峰往往带来一定的经济繁荣。例如中国1963年出生人口是1961年的2.6倍,这轮1963年到1974年的出生高峰共出生3亿多人口,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腾飞的人口学基础。日本1947年出生人口是1946年的1.7倍,美国1955年到1965年平均每年出生人口415万,是20世纪30年代的1.7倍,这些发达国家均因为婴儿潮拉动消费,提供年轻劳动力,而迎来了二战后高消费、高增长的“黄金时代”。

  2010年我国出生人口1300万,即使大规模调整计划生育政策,一举将生育率提升到2.2(实现难度其实非常大),也只出生2400万,不仅达不到印度目前的水平(2600多万),也低于中国1990年的水平(出生2800万)。而且这个补偿性高峰不会持续很长时间,生育率就会回落到1.7、1.6左右,并会沿着台湾、韩国的老路继续下降:由于社会经济发展,它们在鼓励生育的情况下,2010年的生育率分别只有1.15、0.895。

  中国经济已经面临拐点,缺乏增长点。投资“造物”只相当于体外“心肺复苏”,可以短时拉动经济,但缺乏持续动力;而调整计划生育增加新生人口(“造人”)则会给经济装上一部起搏器,对于解决未来的劳动力不足和养老压力大难题,远比继续发展房地产和汽车业作用要大得多。最重要的是,这种拉动作用是可持续的,将推动中国今后几十年的经济增长。

▲(作者是旅美学者)

注:编辑做了一些淡化处理(比如淡化了我反对“二胎过渡”的观点)

比如淡化了我反对“二胎过渡”的观点

===================估计这就是新政府的人口新政的路径.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