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人口,结构比数量更重要  

2012-10-20 16:05:12|  分类: 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口,结构比数量更重要
2012年10月11日 01:47  
第一财经日报

  李建新用“动态结构观”解读当前围绕计划生育展开的人口问题之争,他认为应该将人口数量与人口结构统一起来考察

  孙行之 谢莹

  [ “我认为计划生育应该将数量与结构统一起来。过去我们的指导思想以数量为中心,以牺牲结构为代价,现在暴露出来的问题都与结构有关。” ]

  对当前中国人口问题的激辩之声从学界延伸到大众媒体。此前,媒体人叶檀(微博)发表了7篇题为《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的专栏文章,她表示应从“人口增速、资金、经济、文化几大领域,理智地看待中国人口问题”。她得出的观点之一便是:“中国有必要继续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控制人口过快增长。”

  叶檀的言论激起一些学者的异议。薛涌、易富贤、李建新、梁建章(微博)先后加入讨论。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在《误读的中国人口》一文中提出:“今日主张放开计生既是从还权于民、以人为本的理念出发,也是从追求人口内部结构长期均衡发展的角度出发,以最终实现人口与社会经济、资源环境协调可持续发展。”他直言:“许多不了解人口学的专家只注重数量,而不注重结构,总是陷入马尔萨斯人口论而不关心结构。”

  李建新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人口学、人口社会学、健康老龄学等,著有《转型期中国人口问题》、《中国人口结构问题》。他与梁建章合著的《中国人太多了吗?》,以杂文的形式介绍了中国人口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李建新从“越南新娘被拐卖”这一社会现象入手,阐释人口性别比失调引发的“光棍问题”。除了人口性别比,李建新着重讲述的还有人口年龄结构,青壮年劳动力的比重在他看来是事关国力兴衰的问题。

  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李建新屡次强调“动态结构观”,这可以视作他一直以来的研究范式和抓手。“不仅是从数量上,而且还要从结构上,包括年龄结构、性别结构等。对于人口自身变化来说,结构是本质,数量是表象,人口数量问题的解决最终只能通过结构问题的解决来实现。”

  “数量观只拿数字说话,这就是静态的。现在有很多人会抛出‘如果我国人口50年后下降到6亿,达到美国的水平,会有怎样的结果’。人们加减乘除一算,就会认为到时人均GDP会翻一番。但我会说,当人口从13亿过渡到6亿,内部结构的变化会对整个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李建新说,“现在,我国人口的结构性失衡表现在出生性别比过高与加速老龄化。我国65岁以上老人已经占总人口的8.4%,老龄化进程快于同属发展中国家的印度20年,可谓未富先老。而出生性别比更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拉大,最近已经达到118。”

  第一财经日报:总和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是常常听到你提起的概念,这一概念为何重要?

  李建新:简单来说,它是指在一定条件下平均每个妇女能够生育的孩子数。所以我们说更替水平2.1就是追求人口稳定、数量结构不变的理想状态。一对夫妇要实现下一代对自身的更替就要生育2个孩子,但因为死亡率的计入,更替水平(2.1)就成为生育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准。

  日报:现在,我国的总和生育率是多少?

  李建新:统计局公布的普查数据中总和生育率是1.2,但计生委认为数据有待商榷,所以他们一直在公文或对外宣传上坚持称是1.8。他们要稳定低生育率,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国的生育率一直很高,没有必要作调整。

  后来北大郭志刚等学者也做了调查和研究,认为生育率在1.5以下,他们通过不同来源的可靠数据如普查数据、抽样数据相互佐证,我认同他们的数据。如果总和生育率在这个水平,将来20年人口将急剧萎缩。

  计生委的官方学者不采纳郭志刚的数据,他们在2006年做过一次调查,得到的总和生育率在1.7~1.8左右,似乎印证了他们的1.8的生育水平判断。但郭志刚对这一数据进行了反驳,认为他们调查抽样设计不准确,调查的人群代表性不完整。

  我认为生育率应该不是1.8,因为2010年的普查数据也证明了过去生育率为1.8是不可能的,如果一直维持在1.8,我国的总人口就不会是13.39亿,少年人口比例也不会如此低,这些可以反证1.8的总和生育率是站不住脚的。

  日报: 如今学界的观点不同,主要是因为数据的争论导致的结果吗?

  李建新:也不完全是,研究人口主要是看你是注重数量还是注重结构,如果注重数量,你就会赞同计划生育的政策,以减少人口为目标。但我是注重结构,追求结构的稳定和平衡,结构才和社会经济有关,年龄结构与可持续发展有关,性别结构与家庭稳定有关。我们是基于这一论证得出要进入迅速的结构调整阶段。

  人口结构包括三大类,自然结构、社会经济结构、地域结构。出生率、死亡率的变化直接与自然结构有关,与年龄、性别有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谈结构与计划生育有关。

  出生率与死亡率的变化不仅仅引起人口数量的变化,还直接影响到了年龄、性别结构的变化。人口结构是人口中各个部分占总体的比重,这是我们衡量人口结构的基本指标,而数量则由数字和增长率来描述规模的变化。在描述人口变化时既要描述人口数量,也要描述人口结构。

  出生率从高到低的变化是一个人口结构老化的过程。从结构描述上,死亡率从高水平下降,此时婴幼儿最受益,他们的存活率更高,这部分人较之以前所占的比重就变大了,因此这是一个年轻化的过程;之后死亡率从低水平继续下降,此时老年人最受益,这是一个人口老龄化的过程。而出生率高,意味着孩子多,即一个年轻化的过程;出生率从高到低就意味着孩子减少,即一个老龄化的过程。

  而现在,我们正进入低出生、低死亡的状态,这是一个加速老龄化的过程。

  因此我认为计划生育应该将数量与结构二者统一起来,而非割裂。过去我们的指导思想以数为中心,以牺牲结构为代价,所以现在暴露出来的问题都与结构有关,而现在的家庭问题就是其微观的反映。

  日报:那么,你认为如何达成数量与结构的协调?

  李建新:追求数量与结构的统一,就是要在更替水平上维持数量不变、结构平稳。我对这一数据的预测也不是完全由(总和生育率)2.1来预测的,而是城市低于2.1,农村2.0,因为社会人群本身就具有差异性,不育症、丁克家庭、单身的比例越来越高,所以城市能回到1.7就已经很不错了。因此我虽然主张放开生育政策,但依然达不到更替水平,只是接近。现在的人口增长是由于人口惯性,生孩子的群体要整体大于死亡群体,人口最终还是会下降的。

  日报:从美国的人口发展状况中可以借鉴到什么?

  李建新:它的生育率始终维持在总和生育率为2左右的生育水平上,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这肯定和各方面都有关系,美国是一个发达国家,它已经基本完成了人口的转变,即从高出生高死亡转入低出生低死亡,比如大量的移民,移民的出生率很高,白人的出生率很低,二者的平均水平达到合理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