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内地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达2.2万亿 14试点省收不抵支  

2013-01-28 23:56:31|  分类: 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地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达2.2万亿 14试点省收不抵支
2013年01月26日 08:04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孟俊莲

“你还没到退休年龄呢,这个问题别问了,到时候会有办法解决的。”1月25日,当记者电话咨询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下称“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问题时,北京东城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如是表示。

当日上午,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保部”)2012年第四季度新闻发布会上,人保部政策研究司司长、新闻发言人尹成基向外界通报了社会保障的总体情况,其中,将研究养老金全国统筹办法、研究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和保值增值等均被列进2013年工作安排中。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对于目前争论激烈的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和双轨制改革的问题,不管是在总结2012年社会保障工作还是在2013年工作安排方面都未被提及。

争议做实个人账户

“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即养老金)总收入19693亿元,总支出15502亿元,当期结余4191亿元,累计结余23667亿元。”1月25日,尹成基在人保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这一数据。据介绍,2012年底,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社会保险基金总收入为2.8465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8.4%;总支出22063.1亿元,增长22.2%,全面完成了2012年的社会保险扩面征缴任务。

不过,虽然养老金累计结余2.3万亿元,但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于2012年12月17日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年》显示,2011年全国14个地区养老金亏空700多亿元,而保险个人账户空账更是达到2.2万亿元。

“对于个人空账的问题,我们也没办法向你解释太多,但你现在担心也没用,到时候总有办法解决的。”1月25日,上述社保员工表示。

与该工作人员给出的回答类似,有专家也表示,虽然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运行,但并不影响目前养老金的发放。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个人账户空账与养老金亏空不是一回事,它潜在影响的是未来,即未来老龄化带来的制度支付能力和下一代人的缴费压力。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也持此观点,认为多数个人账户只是一个名义账户,等到人们退休时,政府会按照社会统筹加个人账户的计算公式来发放退休金。因此他认为,“做实个人账户在当前的社会经济背景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经济学家王福重却不这么认为。1月24日,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个人账户属于个人所有,个人有权随时取出、使用,不经所有人同意,任何人无权挪用。但由于历史原因,目前个人账户被挪用以支付已退休人员养老金的发放,但这种做法是不合理,甚至是不合法的。

“现在没问题,是因为挪用了,谁能保证现在的空账,在未来能做实?如果将来发生了支付危机,如何应对?必须立即着手解决。”王福重表示。

试点省收不抵支

实际上,从2001年起,做实养老金个人账户的试点工作就已经开始,辽宁成为第一个试点的省份,此后扩展到吉林、黑龙江、山东、山西、江苏、河南、上海等13个省市。但是,在试点十多年后,做实个人账户的工作几乎陷入停滞。

资料显示,在辽宁试点“做实”个人账户3年后,由于个人账户资金不能再被挪用,辽宁出现了当期统筹部分的资金不足以发放养老金的实际情况。为了弥补当期支付形成的支出缺口,当时国家和地方财政分别承担了缺口部分的75%和25%。自2001年至2003年中央财政每年定额补助辽宁14.4亿元。

但此后缺口越来越大,依赖中央财政也难以维系庞大的养老金支付体系,于是在参与“做实”试点7年之后,辽宁省经国务院同意后,开始每年借支不超过3/8的个人账户基金用于发放养老金,并持续至今。

来自辽宁省社保中心的数据显示,2011年,辽宁当年养老金统筹账户征缴收入472.5亿元,支出782.7亿元,缺口310.2亿元。而2010年时该数字是297.6亿元,缺口逐年增大。

此外,上海做实个人账户也无明显进展。根据公开的数据,上海2007至2010年做实个人账户资金累计金额分别为68.14亿、102.22亿、104.34亿、106.29亿,增长日渐缓慢。
 
中国没有理由不立即停止计划生育--《纽约时报》中文网  

易富贤

2013年01月26日 《纽约时报》中文网在发表时做了一些修改:http://cn.nytimes.com/article/opinion/2013/01/26/cc26population/


下面是我的原文:

2013年1月14日,全国计划生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国家计生委主任王侠要求:“必须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把稳定低生育水平作为工作的首要任务”。同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对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翟振武的专访文章《当前为何还要稳定低生育水平》。

翟振武认为“受人口惯性增长的影响,预计未来20年总人口还将增加约1亿人。”

这种预测与翟振武等主流人口学家过去几十年的预测一样是非常荒谬的。他们在2000年预测201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4亿,但是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只有13.4亿。其实2000年即便停止计划生育,2010年人口也难以达到14亿。

中国2/3的孩子是20-29岁妇女生育的,该年龄段妇女在2011年达到1.14亿的顶峰后快速减少,到2032年只有0.65亿,意味着每年出生人口将快速减少。而随着老年人口的不断增加,中国每年死亡人口已经由1980年的626万增加到2011年的960万;根据联合国的预测,2030年将增加到1350万。中国人口已经在负增长的边缘,根本不可能再增加1亿人。

中国年增人口从1987年以来就直线递减,根据这种趋势,中国总人口将在2019年达到13.65亿的顶峰后开始负增长。如果继续2010年人口普查的1.18的生育率,那么中国人口将在2017年开始负增长,到2100年只有4.6亿人,到2200年只剩6800万人。即便2013年就停止计划生育,高峰总人口连14亿都勉强,今后还将减少。
翟振武认为“目前世界上生育率低于2.0以下的国家,2011年的人均国民收入普遍超过3万美元”,“中国目前的实际总和生育率已降到1.6左右”,“并不完全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自然结果,而是甚至主要是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的结果”,因为“中国目前的人均国民收入(按购买力平价法计算)才6890美元,城市化水平才51%”,“所以中国目前的低生育水平并不是稳定的”,“一旦放弃计划生育政策,目前的低生育水平肯定会大幅度反弹。因此,要想稳定住低生育水平,必须继续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

首先,翟振武所说的生育率为1.6是他们臆想的数据;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只有1.18,《中国统计年鉴-2012》显示2011年仅为1.04。生育率是根据15-49岁这35组育龄妇女及其孩子计算出来的,是35组配套的比例关系,即便某几个年龄组存在“漏报”或“重报”,也不至于太大影响总结果。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22,但是被计生委和主流人口学家修改为1.8,从而阻止了人口政策的调整。2010年人口普查证实2000年普查的生育率数据是比较准确的,而人口学家修正后的数据是非常荒谬的。

其次,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1年中国大陆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法计算)为$8400(不是翟振武所说的$6890),相当于韩国1990年、台湾1988年的水平,两地当时生育率分别为1.59、1.85。以可比的1990年国际元为基准,2012年中国大陆的人均GDP相当于韩国1991年、台湾1989年的水平,两地当时生育率分别只有1.74、1.68。泰国2011年人均购买力平价为$8646(与中国相当),城市化率为34%,但是生育率不到1.6了。

可见停止计划生育后,中国大陆生育率反弹的空间非常小,在补偿性出生高峰后,生育率难以达到1.7,今后还会沿着台湾、韩国(2010年生育率分别只有0.895、1.22)的老路继续下降,只是下降速度更快,因为计划生育三十多年,经济模式、分配制度、城市规划、住房设计都是围绕着独生子女政策进行的,不但形成了少生的文化惯性,而且形成了经济惯性。

人口政策调整是国家重要的战略调整,那么将国家的人口政策调整交给计生部门来决定显然并不合适, 因为很清楚的是,国家计生委和主流人口学家不论是出于维护既得利益者的目的抑或其他目的,不论目前中国人口现状如何,他们必然本能地要“坚持计划生育不动摇”、“稳定低生育水平”。

所谓“老大难,老大出马就不难”,计划生育是老大难问题了,很多问题已经辩论得很清楚,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进行综合论证了,停止计划生育是当务之急。而停止计划生育政策理应成为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最重要的新政开场白之一。我们期待雷霆一击。
 
现在各国政治家们也知道“恒产”对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在努力培植中产阶级。
其实孩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古代即便无产阶级也是有产的,因为他们有孩子,
考虑问题的一个重要出发点是为了自己子孙后代。并且,古代婚姻也是“固定资产”
(现在离婚率很高,部分婚姻变成了“流动资产”了),信仰是一种“恒产”,工作
也是“恒产”(农业社会失业率低)。有孩子、婚姻、工作、信仰这四大“恒产”,
因此社会比较稳定。30多年的计划生育减少了孩子这一最大的“固定资产”。数百万
失独家庭,4000万光棍,4亿老无所养的老人,他们既缺少人口的“固定资产”,又
缺少物质的“固定资产”,将威胁社会稳定。
 
 
人民日报田俊荣2013-01-28 05:10

    人口红利趋于消失,导致未来中国经济要过一个“减速关”。对此,我们必须正视趋势、做好准备、积极应对。潜在增长率下降不可怕,危险的是人们想尽办法一定要把经济增速拉到潜在增长率之上

    拐点已经出现

    从2010年至2020年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2900多万人

    国家统计局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在相当长时期里第一次出现了绝对下降,比上年减少345万人。近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新闻发布会上提醒记者“要高度重视这个事情。”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这意味着中国人口红利消失的拐点已在2012年出现,将对经济增长产生显著影响,我们应当在心理和政策上做好足够准备。

    “判断一国是否拥有人口红利,要看两个指标,一是劳动年龄人口,一是将劳动年龄人口作为分母、其他年龄组如年幼、年老者作为分子得到的人口抚养比。”蔡昉说,如果劳动年龄人口增长、人口抚养比下降,就会带来人口红利,反之就没有人口红利。

    过去相当长时间里,我国劳动年龄人口、人口抚养比一升一降,生之者众,食之者寡,我们得到了人口红利。“自2012年起,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将逐渐减少,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报告认为,从2010年至2020年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2900多万人;与此同时,人口抚养比相应上升。生之者寡,食之者众,中国的人口红利将趋于消失。”蔡昉坦言。

    经济增势将截然不同

    潜在增长率“十二五”将降至7.19%,“十三五”将减为6.08%

    蔡昉认为,人口红利趋于消失,将使中国经济增长趋势出现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变化。“潜在增长率由劳动力投入、资本投入、生产率进步决定,人口红利趋于消失对这三个方面都会产生重大影响。”

    不言而喻,人口红利趋于消失,会使劳动力减少。除此之外,还会使资本投入增长率放慢。蔡昉解释说,过去我国抚养比低,人口负担轻,可以维持高储蓄率,从而带来高投资,今后的情况正好相反。另一方面,如果劳动力短缺,就会出现资本投入报酬递减现象。“打个比方,如果劳动力充裕,1台机器对应10个劳动力,那么有多少资本就可以买多少机器;一旦劳动力不足,1台机器对应1个劳动力,甚至10台机器才能对应1个劳动力,这个劳动力的体力、智力能照顾得过来吗?买相同数量的机器,其产出自然会减少。”蔡昉说,“报酬递减,资本投入就会减少。”

    生产率进步,既来自技术进步,也来自劳动力等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如果把劳动力从生产率低的部门配置到高的部门,生产率就能得到改善。“过去,我们把劳动力从农业大规模转移到第二和第三产业,整体经济的生产率因此提高。但是,随着人口红利趋于消失,农村剩余劳动力逐渐减少,用这种方式获得的生产率提升可能会越来越少。”蔡昉说。

    “一句话,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会因人口红利趋于消失而减速。”蔡昉说,“‘十一五’时期,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为10.5%。我们预计,‘十二五’时期将降至7.19%,‘十三五’时期更是减为6.08%。”(见图一)

    不该做的应对之策

    勿用过度扩张投资增加需求的方式人为把经济增速拉上去

    “人口红利趋于消失,导致未来中国经济要过一个‘减速关’。对此,我们必须正视趋势、坦然接受、积极应对。”蔡昉说,“应对之策,可以分为不该做的和应该做的两块。”

    不该做的,就是不甘心经济减速,企图用过度扩张投资、增加需求的方式人为把经济增速拉上去。“今后,一些人或许会提出很多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加大对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等等。这些有驾轻就熟的手段、有实施的抓手,而且过去干得也很成功。”

    “问题是,这种刻意超越潜在增长率的做法会造成产能过剩、通货膨胀、产业结构偏离比较优势、资源环境超出承受能力等严重后果。”蔡昉说,“打个比方,运动员的比赛成绩受到他身体能力和人类身体极限制约,这种体能和人类极限相当于潜在增长率。北京奥运会上刘翔实际已不具备参赛的身体能力,在各种压力下硬要上场,其结果必然事与愿违!”

    “在这方面,日本的教训值得借鉴。”蔡昉说,在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的20年中,日本人口抚养比不断下降,经济也实现了年均9.2%的高速增长。当人口抚养比行至低点并在低点上持续20年左右时,日本经济增速也大幅回落至3.8%。从政府到民间都不愿看到经济减速,就动用了各种手段,货币政策始终宽松,财政政策保持扩张,大力实施区域发展政策、产业政策和宏观经济刺激方案。1990年之后,日本人口抚养比开始上升,人口红利消失,上述刺激性政策产生了恶果,例如造成了严重的泡沫经济,以致随后陷入了年均增长仅为0.85%的“失去的20年”(见图二)。

    “日本人口抚养比的走势像‘平底锅’,我们的走势会像‘漏斗’,连平台期都没有,这意味着我们的潜在增长率可能掉得更快,我们也可能更不甘心。”蔡昉说,“潜在增长率下降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想尽办法一定要把经济增速拉到潜在增长率之上。”

    该做的应对之策

    潜在增长率不能超越,但可以通过改革的办法科学地加以提高

    面对人口红利趋于消失,应该做的,就是科学地提高潜在增长率。“潜在增长率不能超越,但可以提高。”蔡昉说,劳动力投入方面还能挖潜,比如,今后劳动力数量虽然减少了,但劳动参与率可以提高。“1.6亿进城农民工没有城市户口,从而没有均等地享受基本公共服务,他们通常40岁左右就退休回乡了。如果能加快改革户籍制度,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农民工就能干到60岁。这样一来,劳动参与率增加了,潜在增长率也能因此提高。”

    生产率进步方面也有空间。在成熟市场经济国家,无效率的“僵尸企业”淘汰退出,有效率的企业能得到更多资源发展壮大,导致整体经济的生产率提高。美国的研究表明,这种“创造性破坏”所带来的生产率进步,约占全部生产率进步的30%—50%。“如果能通过改革打破垄断、扶持中小企业,让企业平等竞争、优胜劣汰,也可以提高潜在增长率。”

    人口红利趋于消失,计划生育政策是否该因此调整?蔡昉认为,现在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即使人们还愿意生,要“长成”劳动年龄人口也得15年或者更久,难以改变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趋势。“不过,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期待,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应该研究适当调整人口政策。我个人认为,目前的政策底线应当是放开二胎。”蔡昉说。
 
专家:不调整人口政策10年后可能有2000万光棍
2013年01月28日07:10
河南商报

  易富贤,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人口学专家,也是呼吁改革中国人口政策的知名“激进派”。

  从被网友口诛笔伐,到著作《大国空巢》即将在大陆公开发行,他的观点在影响越来越多的人。日前,河南商报记者对易富贤作了专访。

  易富贤称,人口政策再不调整,首先是影响总人口。

  中国总人口将在2017-2020年开始负增长,如果继续2010年人口普查的1.18的生育率,那么中国人口到2100年将只有4.6亿,到2200年将只有6800万。日本、欧洲都是在人口负增长之前就开始出现经济危机。

  然后是老龄化,我们现在享受的其实不是“人口红利”,而是“人口高利贷”。养老金紧张将成为今后各届政府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2013年之后无论采取什么样的人口政策,都不可能改变2074年之前的60岁人口数量和2079年之前的65岁人口数量;但是不同的人口政策下由于出生人口的不同,将改变老年人比例和老年人抚养比例,调整是可以有效缓解老龄化危机的。

  还有性别比失调。由于时间的滞后性,光棍危机还没有爆发。以22岁~60岁男性人口对应20岁~58岁女性人口,姑且定义超过的部分为“光棍”。2010年“光棍”数几乎为零,2010年之后“光棍”数量快速攀升,2014年超过1000万(1000万左右问题还不大),2022年就将超过2000万,2028年超过3000万,到2041年将超过4000万,今后几十年的“光棍危机”是已经确定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