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转载】人口政策不能止步于单独二孩--人口学家让多数人无法生二胎  

2014-01-07 17:48:29|  分类: 计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跨时代的一步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迟迟未动的人口政策这次终于能够“动”起来,表明国家领导人意识到人口危机,也有调整人口政策的政治勇气和决策魄力。

这次人口政策调整得益于本届领导人新的人口理念。中国过去认为人口是负担,总是强调:“中国13亿人口,不管多么小的问题,只要乘以13亿,那就成为很大很大的问题;不管多么可观的财力、物力,只要除以13亿,那就成为很低很低的人均水平。”而中国新的领导人却认为人口是资源、优势。习近平总书记2013103日访问印尼的时候却说:“中国和印尼两国有16亿人口,只要两国人民手拉手、心连心,就将汇聚起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巨大力量,创造人类发展史上新的奇迹”。

 

解读单独二胎政策--人口学家让绝大多数人无法生二胎 - 易富贤 - 易富贤的博客

 

习近平总书记非常喜欢孩子,每次视察都会非常亲切地抱抱孩子。

解读单独二胎政策--人口学家让绝大多数人无法生二胎 - 易富贤 - 易富贤的博客

 

 

201311月视察湘西的时候,将孩子举起(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11/03/c_117984236_3.htm

 

解读单独二胎政策--人口学家让绝大多数人无法生二胎 - 易富贤 - 易富贤的博客

 

2013521日至23日在四川芦山地震灾区看望慰问受灾群众,习近平亲吻灾区儿童脸颊(http://jiangsu.china.com.cn/html/2013/gcdt_0524/144616.html)。

 

解读单独二胎政策--人口学家让绝大多数人无法生二胎 - 易富贤 - 易富贤的博客

 

早在20122月习近平访美的时候,美国朋友看到他亲切地逗孩子的相片,就预测说,这么一位有爱心、人性的领导人,今后一定会废止计划生育。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photo/2012-02/20/c_131419535_3.htm

20101115日李克强在《人民日报》发表重要讲话:“我国人口众多,地域辽阔,内需潜力是促进我国长期平稳较快发展的最大优势”, 李克强20111月李克强访问西班牙时表示:“中国人口多、市场大,……13亿人口做除法固然令人不大满意,但用13亿人口做乘法,却是激动人心的

根据习近平、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以前的讲话和执政风格,很多人(包括笔者)都推测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人口政策会“动”起来。

 

对改善中国人口结构只是杯水车薪

中国在1973年开始全面实行计划生育,1980年开始独生子女政策。但是生育率在1980年代还稳定在2.41990年之后独生子女比例才快速增加,但是90后一代连第一个孩子的任务都还没有完成。现在启动单独两孩,近年受益者是70后、80后的人。根据20051%人口抽样调查,1976年出生人口中独生子女比例为13.8%1980年为17.1%1990年为22.4%

根据20051%人口抽样调查的历年独生子女比例和2010年人口普查的人口结构,假设1980年出生的女孩对应1978年出生的男孩(男性初婚年龄比女性大两岁),整理成下表。

1973-1990年出生妇女婚配情况

 

 

 

妇女(万)

妇女婚配(万)

 

年份

独男%

年份

F1

F2

F1-M1

F1-M2

F2-M1

F2-M2

单独%

1988

24.0

1990

247

1136

59

188

273

863

33.3

1987

22.3

1989

228

1092

51

177

243

849

31.8

1986

21.6

1988

206

1013

44

162

218

795

31.2

1985

20.3

1987

200

1082

41

160

220

862

29.6

1984

21.0

1986

173

963

36

137

202

761

29.8

1983

22.6

1985

150

846

34

116

191

655

30.9

1982

23.1

1984

159

824

37

122

190

634

31.8

1981

20.9

1983

173

795

36

137

166

629

31.3

1980

18.0

1982

206

899

37

169

162

737

29.9

1979

16.7

1981

171

795

29

142

133

661

28.5

1978

15.7

1980

152

781

24

128

122

658

26.8

1977

14.2

1979

152

821

21

130

116

705

25.3

1976

13.1

1978

145

811

19

126

106

705

24.3

1975

13.0

1977

131

758

17

114

99

660

23.9

1974

12.0

1976

147

865

18

129

104

761

23.0

1973

11.0

1975

135

902

15

120

99

803

21.1

1972

10.0

1974

135

987

13

121

99

888

19.6

1971

10.0

1973

129

1042

13

116

104

938

18.8

注:独男%:独生男占同龄男性比例;F1:独生女;F2:非独生女;F1-M1:独生女与独生男结婚;F1-M2:独生女与非独生男结婚;F2-M1:非独生女与独生男结婚;F2-M2:非独生女与非独生男结婚。这次政策调整受益者是F1-M2F2-M1,单独家庭的妇女简称为单独妇女。

1980年出生的妇女为例,共有152万独生女和781万非独生女,她们的配偶是1978年出生的男子,其中15.7%是独生男。那么152万独生女中约有24万与独生男结婚(她们本来就可以生二胎),128万与非独生男结婚;781万非独生女约有122万与独生男结婚,658万与非独生男结婚(这次仍然不能生二胎)。只有250万(128+122=250)是单独妇女,占同龄妇女的26.8%

1973-1990年出生妇女已生孩子和不孕率

出生

年份

2014年年龄

单独妇女(万)

人均已生孩子

不孕率(%

1990

24

460

0.49

6.4

1989

25

420

0.61

7.0

1988

26

380

0.73

8.0

1987

27

380

0.84

9.0

1986

28

339

0.94

10.0

1985

29

307

1.05

11.0

1984

30

313

1.14

12.0

1983

31

303

1.22

14.0

1982

32

331

1.29

16.0

1981

33

275

1.35

18.0

1980

34

250

1.41

20.0

1979

35

246

1.45

22.0

1978

36

232

1.49

26.8

1977

37

212

1.51

31.6

1976

38

233

1.54

36.4

1975

39

219

1.56

41.2

1974

40

220

1.60

46.0

1973

41

220

1.63

50.8

1980年出生的妇女到2014年已经34岁。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34岁妇女平均已生1.41个孩子;假如不生育妇女为12.5%1/8家庭不孕不育),那么生育了孩子的妇女人均生了(合法或超生)1.61个孩子,意味着该年龄单独妇女中只有约34%的人只生了1个孩子,可以再生一个孩子。

随着年龄的增加,不孕率不断提高,25岁、30岁、35岁、40岁、45岁妇女不孕率分别约为7%12%22%46%、70%34岁妇女不孕率已经高达20%了。

也就是说1980年出生的932万妇女中只有约7.3%68万)在这次单独两孩政策中受益。另外,农村头胎是女孩的本来就可以生二胎,因此受益比例又大幅缩水。还有一些单独妇女本来是准备超生二胎的,这次政策让她们避免罚款,但是并没有增加孩子的数量。尤其是,很多人根本没有再生育的意愿。因此,真正受益单独两孩政策的人数非常少。

 

单独两孩政策的理论依据是错误的

人口政策缺乏的是“动”的勇气,不是“跨大步”的力气。这次人口政策能够“动”起来,从国家领导人角度,非常难能可贵,这是跨时代的一步。但是这次调整的“跨步”却出乎意料的小。1980年《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提出独生子女政策只能实行30年,但是现在33年过去了,这次单独两孩政策后只有很少人是“二胎政策”,大多数人仍然是“独生子女”政策,也就是说“一胎化”政策仍然没有废除新的政策连1980年的承诺都没有兑现,更没有超越《公开信》,这主要是人口学家又一次对中国人口形势做了错误的判断。

根据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20131117日在《人民日报》的说法,这次之所以没有全面放开二胎,是因为“如果‘同放二孩’,在放开后的头几年,妇女总和生育率可能会超过4.42027年总人口达到第一个峰值15.15亿,2044年达到15.35亿。如果‘分放二孩’,妇女总和生育率也将回升到3左右,2027年达到第一个峰值15.08亿,2045年达到第二个峰值15.14亿。”这种预测来自于蔡昉、李建民等“20多位顶级人口学家”完成的《中国人口发展报告2011/12:人口形势的变化和人口政策的调整》。蔡昉等人判断中国目前生育率为1.5;认为分步放开二胎,生育率也会反弹到3左右,到2050年还有1.8;即便坚持现行独生子女政策不变,2050年之前生育率将稳定在1.4以上。

王培安认为:“我国粮食安全以及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规划,均是以2020年总人口14.3亿人、2033年前后总人口峰值15亿左右作为基数制定的。而蔡昉等人的分步放开二胎的方案下峰值人口也超过了15亿,因此这次采纳了国家卫计委和中国人民大学翟振武教授领导的课题组的更为保守的单独两孩方案。

翟振武、原新等人在20131118日的《人民日报》公开了他们的预测依据:目前生育率为1.51.6,最佳生育率为1.8;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将使我国总和生育率有一个相对显著地回升,最高点可能超过1.8,但累计效应释放后,生育率会波动在1.61.7左右”,总人口将在2030年达到峰值14.53亿(低于15亿人口极限),到2050年为13.85亿。

其实他们的预测是错误的。他们认为继续现行计划生育政策,总人口将在2026年达到峰值14.38亿。2010年总人口为13.41亿,年增人口线性递减,那么2011年、2012年、2013年应该分别增加1142万、1071万、999万人;但是国家统计局认为2011年、2012年分别只增加了644万、669万人(其实这还有水分,因为2011年、2012年生育率只有1.04、1.26,那么这两年合计只增加了600万人)。说明他们的预测是错误的。那么他们对“单独二孩”的预测能准确?

翟振武认为单独二胎后生育率会超过1.8,几年后会波动在1.61.7那么根据中国的育龄妇女人口结构,意味着2015年要出生1900多万,2016-2018年年均也会出生1700多万。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生育率达不到翟振武、王培安等人所预测的数据,那么应该严惩他们!他们的错误的理论导致每年损失数百万可世代相传的人命,惨烈程度远远超过任何一场战争!

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22,只出生1411万人;但是计生委和主流人口学家以出生漏报为由将2000年的生育率修改为1.8,将出生人数修改为1771万。李克强任组长的2010年人口普查组查明1996-2010年生育率只1.4左右,其中2010年只1.18;也证实了10岁人口(2000年出生,已经上学了,不存在漏报了)只有1445。国家统计局抽样调查也显示2011年、2012年的生育率分别只有1.041.26这次人口普查本来可以用来平息过去十多年关于生育率之争,足以停止计划生育,也让领导人功垂万世。但卫计委和主流人口学家却弃人口普查结果不用,而采用“千村生育率调查”、“150个县独生子女婚育状况调查”,利用教育等数据开展比对和校验等,将1.18的生育率修改为1.5、1.6;并继续认为2000年出生1771万,说单独二胎后出生人数会达到2000年左右水平。

其实“千村生育率明显“虚高”,人口流入地(城市)生育率“虚低”,因为现在农村育龄人口大多进城,农民工大多选择回到老家生孩子(有父母照顾),这就导致妇女在生孩子时的前后回老家(进入“千村生育率”统计),而还不准备生育或已生完孩子的妇女继续外出打工(未进入“千村生育率”统计)。 比如江苏昆山市、广东东莞市2010年的生育率不到0.4,一个重要原因是两地是人口流入地。2000年昆山、东莞10-19岁女孩分别只有5.1万、85.6万;但是2010年20-29岁妇女却分别为25.9万、137.2万,说明有大量是外来打工妹。

卫计委和翟振武等人口学家认为教育统计数据比较“纯净、真实、可靠”,以小学入学人数校正低年龄组生育率。其实教育统计数据并非“纯净、真实、可靠”,比如教育部数据显示2006年一年级为1750万人,但是20115年级只有1603万人;2010年一年级为1715万人,2011年二年级却只有1670万人并且“学龄儿童入学率为100%”这个前提是不成立的。小学毛入学率=小学在校学生总数÷小学校内外学龄人口×100%由于存在重复入学、留级、转学等现象,小学毛入学率大于100%在发展中国家非常普遍,比如印尼在1981~2009年平均为118%1977~2008年巴西平均为134%;中国1980~1987年小学入学人数就比6岁人口多126%。中国重复建立学、“一人多籍、人籍分离”现象很普遍,笔者在《大国空巢: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中经过详细分析,认为中国的小学毛入学率高于120%是非常合理的

社会越发达,教育水平和养育成本越高,生育意愿越低,婚龄、育龄越晚,不孕率越高,丁克、单身人群比例也越高,生育率也因此就越低。以可比较的1990年国际元为标准,中国大陆2010年的人均GDP相当于台湾1987年、韩国1989年的水平,当年两地的生育率分别只有1.701.58。泰国、伊朗的社会发展水平与中国一致,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2011年两国生育率分别只有1.561.64。山西省翼城县、甘肃省酒泉市、河北省承德市、湖北省恩施地区这总人口八百多万的四个地区,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试点二胎,作为整体,2010年生育率只有1.5了。目前全国生育率竟然还有1.51.6

日本的社会发展水平超前中国40年,在鼓励生育的情况下,1996年之后的生育率就一直低于1.4。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的社会发展水平超前中国大陆20年左右,在鼓励生育的情况下,2012年的生育率分别分别只有1.2971.265。印度最发达的几个邦的发展水平与中国倒数第二的贵州省相当,生育率只有1.7左右了。坚持独生子女政策,中国的生育率在2050年之前能稳定在1.4以上?分步放开二胎,2050年生育率还能有1.8?单独二孩政策下,生育率能长期稳定在1.61.7

王培安认为:“我国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有根本改变,人口对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压力将长期存在,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必须长期坚持”,他特别强调了粮食安全。我在《大国空巢: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中已经详细分析,相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中国人均资源还算比较丰富,资源(土地、粮食、矿产、能源、淡水)和环境完全可以承载更多的人口。以粮食为例,中国粮食亩产由1949年的68.6公斤增加到2009年的364公斤,如果今后亩产能够达到美国和德国的水平,粮食将增加30%;如果亩产能够达到荷兰和比利时的水平,粮食将增产70%。由于亩产的增加和农村劳动力的短缺,我国每年撂荒的耕地近3000万亩。目前18亿亩耕地尚有2/3左右为中低产田,单产尚有很大提高潜力。还有8亿亩耕地后备资源,其中40%具有较好开发条件。中国有20亿亩的沙漠和沙漠化土地,如果在部分地区推广滴灌和改造土壤,耕地还将大为增加。60亿亩草原(超过了印度国土面积)目前对食品的贡献度还很低,潜力巨大。大陆近海仅200米等深线内可开发利用的就至少有22亿亩(相当于11亿亩陆地良田)。如果中国今后会出现粮食危机,绝不会是因为耕地不足、人口太多,而是因为计划生育导致无人种地!

 

人口政策不能止步于单独二孩

很多人认为单独二胎方案是中国政府“试水”。其实根据王培安、翟振武等人观点,单独二孩政策并非“暂住”,而是“定居”。因为他们认为即便几年后放开二胎,总人口也会超过15亿极限;而单独二胎就足以让生育率稳定在1.8附近的理想水平。如果人口政策继续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停止计划生育将是遥遥无期。

但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给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让市场起决定性的作用”,意味简政放权会进一步推进,各种之前的管制会放松,政府最应该放权的是停止对生育的控制

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明确指出:“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要保持人口的持续发展,生育率需要维持在更替水平(发达国家需要2.1,中国近期需要接近2.3),怎么可能只是1.8?但是根据中国的社会发展水平,即便彻底废止对生育的控制,生育率也达不到更替水平;并且中国的育龄妇女在快速减少。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计算,1986-1990年这5年年均出生1321万女孩,而1999-2003年这5年年均只出生662万女孩。也就是说2026年的23-27岁女孩要比2013年减少一半。我和李建新、王广州、黄文政都判断,即使全面放开二胎,补偿性出生高峰期间,生育率不会超过2.0,年出生人数达不到2000万。我根据育龄妇女结构、生育意愿、生育能力综合判断,停止计划生育后的补偿性出生高峰期间,生育率难以达到2.3,每年出生人数远低于中国19631971年(年均出生2700万)、19871990年(年均出生2600多万)和印度近年的水平(2600万)。如果只是如韩国和台湾地区那样不痛不痒地鼓励生育,那么几年后生育率将跌至1.6以下,然后沿着韩国和台湾地区当年的老路下降;人口峰值连14亿都难以达到,今后面临的是人口急剧减少和老化。

人口政策既然已经“动”起来了,就不应该就此止步,而应该一鼓作气,尽快将自由生育权完整地还给老百姓。中国过去的人口政策是“人口控制”,是政府公权侵犯老百姓的生育私权;中国今后需要的是“人口发展”,是“公权保障私权”,需要出台有利于生育的经济、文化政策,保障公民的生育权利,这也应该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

11月出版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中国智库》第4辑发表了我两篇长文(都一万多字):《建议果断停止计划生育》、《对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准确性的评估》。
解读单独二胎政策--人口学家让绝大多数人无法生二胎 - 易富贤 - 易富贤的博客
 
《对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准确性的评估》摘要:

1993年以来中国的生育率数据存在“三轨制”:客观调查(包括人口普查长表)数据、人口普查短表推测数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比如2000年、2010年人口普查长表分别显示生育率只有1.221.18,但是国家统计局人口司普查处处长崔红艳等人以低年龄组漏报为由将之修改为1.641.50如果存在漏报的话,年龄越低漏报率越高;但是崔红艳的分析结果却显示2000年、2010年人口普查都是59岁比04岁漏报率更高,2010年人口普查1114岁人口的漏报率远远超过06岁,这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本文分析认为2000年、2010年人口普查重报大于漏报。以1990年人口普查09岁人口为标准,2000年人口普查1019岁人口重报了8.87%。以2000年人口普查09岁人口为标准,2010年人口普查1019岁人口重报了9.37%。用这些重报率还原人口数据,还原后的生育率与客观调查的生育率结果基本一致,基本将生育率的“三轨制”还原为“单轨制”,2000-2010年生育率波动在1.15-1.28。

这是几个月前完成的文章。后面《统计年鉴》公布2012年生育率只1.26,再次印证我该文的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