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重读《文明起源》  

2013-02-11 21:36:12|  分类: 编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0万年来的文明进程
        读张岩著《文明起源》有感
         天则经济研究所  茅于轼

 

    人是从猿猴的一个分支进化而成的,最终从动物变成了人。现在研究这个过程似乎只有档案的意义。但是读了张岩写的这本书,给我极大的震撼。人类的这个进化事实上还没有结束。而且其未来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看看过去我们走过的路,也许能够看出当前我们应该朝哪个方向进发;有哪些方向很可能是错误的;这些错误从人类进化长河的角度看比较容易看清楚。正好像从宇宙飞船上看地球反而能看到地面上看不到的景像。

象,何以人类社会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才变成现代的人类。因为那时候由于人类本身的脆弱和生存环境的恶劣,人口增加得非常之慢,或者在几万年内基本上没有增加。现在发掘古人类化石非常难得,因为当时人类的数目本来就十分稀少。按照现在的估计,在公元元年时全世界的人口总数不过2.3亿。人口快速增加是在发明农业之后。所以在公元元年以前八千年,农业刚刚开始时人口总数顶多只有几千万。在漫长的几百万年的缓慢发展中平均的人口数不大会超过几百万。这么稀少的人口分布在非洲和欧亚大陆(这一点还有争议),互相见面沟通的机会十分稀少。直到文明十分发达的唐朝,从中国去西域的丝绸之路还十分艰险。 人类进入美洲和澳洲不过是几万年前的事。一方面由于当时的海平面比现在低一百多米,有许多海峡当时还是陆桥。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会冒险进入新领地。在生存条件十分困难的时候人们不会有闲情逸致去探险。这种迁移一定是受生存的严重限制而不得不从事的冒险活动。可能是生态环境改变,但更可能是部落之间的战争和领土争夺导致的结果。物群内部的自相残杀从猿人以来从来没有断过。人类进化成为高级智商的动物之后更是登峰造极。从部落战争到国家战争死人无数。人类仍然喜欢对外侵略,特别是国家领导人把爱国发展成为理论,教育子民,让他们都变成战争发动者的工具。首先是让百姓判断是非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当双方都这样做的时候,战争对双方都变成了正义之战。打起来都能不怕牺牲,死不投降,为领导人卖命 人类更了不起的发明是对内部的控制和压迫。国家的领导人,不论他们是什么名义,皇帝,总统,主席等等,都创造了血腥镇压内部反对派的超高技术。这种内部镇压杀死的人数一点也不比战争死的人少。追踪到我们的祖先,猴王镇压敢于挑战其地位的小猴子,现代的内部镇压和古代的猴王争夺是一脉相承的,本质上并没有变化。所不同的是技术更为高超了。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为什么极少数的领导人或统治者能够控制绝大多数他们的子民,为他们卖命?这里的奥妙就是制造出能够误导人们的,似是而非的理论。从希特勒到斯大林,以及现代的统治者都有这么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论,迷惑他的百姓。伟大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多少人在此语录的鼓动下走向死亡。他们死了之后会明白,牺牲的人和胜利的人是两种不同的人,他们被人利用了。但是已经太晚。 现代社会的炫耀武力和远古人类或兽类炫耀武力也是一脉相承的。现代人经常要阅兵,军事演习,通过这些活动向对方示威。古代猿人向对方声嘶力竭,咆哮发威。现代的敌对国家互相叫    人科动物出现在700 万年至500万年之间。以后的几百万年里发生了什么事,基本上是一片糊涂账。可以肯定的是此间的进步非常缓慢。一直到200万年前开始制作石器,才有一个明确的进步标志。从最粗糙的石器到精致的石器,期间经过了上百万年。这些都还有考古的实物作证。但是人类社会是如何组织,斗争,合作,变化的,那是没有实物可供参考的,完全只能猜想。当然也不是没有根据地猜想,能够用作参考的有两方面的材料。一是黑猩猩的社会,二是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社会。张岩的这本书主要就是根据这些材料为基础作的研究。

    在远古时代人科生物刚出现时,个体之间的关系还是类似于猿人社会的关系。大猩猩是一个雄性带领几十个雌性。到了黑猩猩时代变为多个雄性和多个雌性。这是一个极大的进步,因为群体的规模扩大,生存的优势更强。但是各个群体之间是互相敌视的。这和狮子老虎一样。个体之间经常发生争夺领土的斗争。其实这一习性至今也没有根本的变化。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中为了争夺领土死伤无数。至今领土争端还是缕缕不绝。并不是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完全是一种占有欲,是一种很不理性的行为,它跟远古的动物天性有关。把土地看成国家之间合作的机会,用理性思考领土问题,恐怕还得上百年的演化。

    据张岩的研究,从动物变成人,关键的一步是两个群体之间从敌视变为合作,从而有可能建成人类的最初社会。很小的群体没有生存的优势。尤其是对人类而言,其优势是智力上的。智力优势的发挥全靠群体的规模。单个的人绝没有发挥智力优势的可能,一个人如果被放到孤岛上去,他只能和狮子老虎去竞争。到今天人类优势发挥到极致,我们能够享受最先进的科技成果,完全是大社会分工合作的结果。而这种社会组织的最初形态就是两个原先敌视的群落,通过谈判联合起来。这种联合具有很大的偶然性。群体的领袖有理智和远见,而且碰巧对方的群落也有类似观点的领袖。张岩认为,最初迈出合作的群落领袖堪比爱因斯坦或牛顿。他们的智力远超过他们的同类。

    我们可以想象,何以人类社会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才变成现代的人类。因为那时候由于人类本身的脆弱和生存环境的恶劣,人口增加得非常之慢,或者在几万年内基本上没有增加。现在发掘古人类化石非常难得,因为当时人类的数目本来就十分稀少。按照现在的估计,在公元元年时全世界的人口总数不过2.3亿。人口快速增加是在发明农业之后。所以在公元元年以前八千年,农业刚刚开始时人口总数顶多只有几千万。在漫长的几百万年的缓慢发展中平均的人口数不大会超过几百万。这么稀少的人口分布在非洲和欧亚大陆(这一点还有争议),互相见面沟通的机会十分稀少。直到文明十分发达的唐朝,从中国去西域的丝绸之路还十分艰险。

    人类进入美洲和澳洲不过是几万年前的事。一方面由于当时的海平面比现在低一百多米,有许多海峡当时还是陆桥。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会冒险进入新领地。在生存条件十分困难的时候人们不会有闲情逸致去探险。这种迁移一定是受生存的严重限制而不得不从事的冒险活动。可能是生态环境改变,但更可能是部落之间的战争和领土争夺导致的结果。物群内部的自相残杀从猿人以来从来没有断过。人类进化成为高级智商的动物之后更是登峰造极。从部落战争到国家战争死人无数。人类仍然喜欢对外侵略,特别是国家领导人把爱国发展成为理论,教育子民,让他们都变成战争发动者的工具。首先是让百姓判断是非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当双方都这样做的时候,战争对双方都变成了正义之战。打起来都能不怕牺牲,死不投降,为领导人卖命

象,何以人类社会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才变成现代的人类。因为那时候由于人类本身的脆弱和生存环境的恶劣,人口增加得非常之慢,或者在几万年内基本上没有增加。现在发掘古人类化石非常难得,因为当时人类的数目本来就十分稀少。按照现在的估计,在公元元年时全世界的人口总数不过2.3亿。人口快速增加是在发明农业之后。所以在公元元年以前八千年,农业刚刚开始时人口总数顶多只有几千万。在漫长的几百万年的缓慢发展中平均的人口数不大会超过几百万。这么稀少的人口分布在非洲和欧亚大陆(这一点还有争议),互相见面沟通的机会十分稀少。直到文明十分发达的唐朝,从中国去西域的丝绸之路还十分艰险。 人类进入美洲和澳洲不过是几万年前的事。一方面由于当时的海平面比现在低一百多米,有许多海峡当时还是陆桥。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会冒险进入新领地。在生存条件十分困难的时候人们不会有闲情逸致去探险。这种迁移一定是受生存的严重限制而不得不从事的冒险活动。可能是生态环境改变,但更可能是部落之间的战争和领土争夺导致的结果。物群内部的自相残杀从猿人以来从来没有断过。人类进化成为高级智商的动物之后更是登峰造极。从部落战争到国家战争死人无数。人类仍然喜欢对外侵略,特别是国家领导人把爱国发展成为理论,教育子民,让他们都变成战争发动者的工具。首先是让百姓判断是非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当双方都这样做的时候,战争对双方都变成了正义之战。打起来都能不怕牺牲,死不投降,为领导人卖命 人类更了不起的发明是对内部的控制和压迫。国家的领导人,不论他们是什么名义,皇帝,总统,主席等等,都创造了血腥镇压内部反对派的超高技术。这种内部镇压杀死的人数一点也不比战争死的人少。追踪到我们的祖先,猴王镇压敢于挑战其地位的小猴子,现代的内部镇压和古代的猴王争夺是一脉相承的,本质上并没有变化。所不同的是技术更为高超了。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为什么极少数的领导人或统治者能够控制绝大多数他们的子民,为他们卖命?这里的奥妙就是制造出能够误导人们的,似是而非的理论。从希特勒到斯大林,以及现代的统治者都有这么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论,迷惑他的百姓。伟大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多少人在此语录的鼓动下走向死亡。他们死了之后会明白,牺牲的人和胜利的人是两种不同的人,他们被人利用了。但是已经太晚。 现代社会的炫耀武力和远古人类或兽类炫耀武力也是一脉相承的。现代人经常要阅兵,军事演习,通过这些活动向对方示威。古代猿人向对方声嘶力竭,咆哮发威。现代的敌对国家互相叫

    人类更了不起的发明是对内部的控制和压迫。国家的领导人,不论他们是什么名义,皇帝,总统,主席等等,都创造了血腥镇压内部反对派的超高技术。这种内部镇压杀死的人数一点也不比战争死的人少。追踪到我们的祖先,猴王镇压敢于挑战其地位的小猴子,现代的内部镇压和古代的猴王争夺是一脉相承的,本质上并没有变化。所不同的是技术更为高超了。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为什么极少数的领导人或统治者能够控制绝大多数他们的子民,为他们卖命?这里的奥妙就是制造出能够误导人们的,似是而非的理论。从希特勒到斯大林,以及现代的统治者都有这么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论,迷惑他的百姓。伟大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多少人在此语录的鼓动下走向死亡。他们死了之后会明白,牺牲的人和胜利的人是两种不同的人,他们被人利用了。但是已经太晚。

    现代社会的炫耀武力和远古人类或兽类炫耀武力也是一脉相承的。现代人经常要阅兵,军事演习,通过这些活动向对方示威。古代猿人向对方声嘶力竭,咆哮发威。现代的敌对国家互相叫板(比如南北韩),这和马路上两个不认识的人互相碰撞而引起对骂,也和古代不同种群猿人之间的武力相向,都是人类动物本性决定的。

板(比如南北韩),这和马路上两个不认识的人互相碰撞而引起对骂,也和古代不同种群猿人之间的武力相向,都是人类动物本性决定的。 但是事物并没有走向绝境。自从18世纪以来人类发现了新的相处规则,通过利人利己的双赢安排,人与人之间慢慢地从敌视转变为友好。这一新规则的逐渐确立彻底改变了人与人的关系。人类的发展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一条新路。这就是市场经济制度。在这二百多年间人类发展的速度,如果以人口增加或寿命延长为指标,超过了过去两千年的五倍至十倍;更超过了过去几十万年平均数的数百倍。人类经过上百万年的发展到公元元年人口只有2.3亿,寿命只有24岁;过了1820年到公元1820年时人口还只有10亿,寿命只有26岁。而到了2012年,人口增加到70亿,寿命延长到69岁。如果画一条随时间变化的寿命和人口数的曲线可以明显地看出近二百年来变化的突然性。市场制度彻底改变了人类发展的轨迹。 市场经济制度是一种经济利益的安排,它确实威力极大,能够调动各种力量参与其中,并使各方得益。然而同样力量巨大的是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培养起来的群落意识并没有减弱。现在正以爱国的现代化名义顽强地表现自己。如果有谁考虑全球和平和发展,倒被说成是卖国。这种把爱国和全球和平对立起来的观点很难纠正。也许我们还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到达世界大同。

    但是事物并没有走向绝境。自从18世纪以来人类发现了新的相处规则,通过利人利己的双赢安排,人与人之间慢慢地从敌视转变为友好。这一新规则的逐渐确立彻底改变了人与人的关系。人类的发展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一条新路。这就是市场经济制度。在这二百多年间人类发展的速度,如果以人口增加或寿命延长为指标,超过了过去两千年的五倍至十倍;更超过了过去几十万年平均数的数百倍。人类经过上百万年的发展到公元元年人口只有2.3亿,寿命只有24岁;过了1820年到公元1820年时人口还只有10亿,寿命只有26岁。而到了2012年,人口增加到70亿,寿命延长到69岁。如果画一条随时间变化的寿命和人口数的曲线可以明显地看出近二百年来变化的突然性。市场制度彻底改变了人类发展的轨迹。

    市场经济制度是一种经济利益的安排,它确实威力极大,能够调动各种力量参与其中,并使各方得益。然而同样力量巨大的是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培养起来的群落意识并没有减弱。现在正以爱国的现代化名义顽强地表现自己。如果有谁考虑全球和平和发展,倒被说成是卖国。这种把爱国和全球和平对立起来的观点很难纠正。也许我们还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到达世界大同。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