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左学金:废除计划生育为什么要迟疑?  

2013-04-01 21:04:27|  分类: 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准生证引发的忧思

    

    《大国空巢》,易富贤著,中国发展出版社2013年2月出版

    ■本报记者 刘畅

    不管是人口还是版图,中华民族一直都曾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望族”。

    1820年,中国人口曾占全球的37%,经济总量占全球33%。而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0~14岁人口只占全球的12%了,意味着中国人口占全球比例在下降。去年的《中国统计年鉴2012》显示,2011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04,而要保证世代更替中人口相对于上一代不增加也不减少,总和生育率(妇女平均生孩子数)需要达到2.1。

    计划生育一直是争议颇多的话题。一本在香港地区出版了数年的书《大国空巢》,最近在中国大陆拿到了“准生证”,于今年年初由直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从2000年起便提出“不停止计划生育更待何时”的旅美学者易富贤,在书中带领读者探究了人口现象这一“不能说的秘密”。

    畸形人口结构缘起哪般

    将书名取为《大国空巢》,听起来让人感觉形势紧迫,但易富贤告诉记者,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人口的下降,也意味着中国经济占全球比例将不断下降,国际战略地位也将下降。如果继续保持2010年1.18的生育率,中国人口将在2017年开始负增长,到2100年只有4.6亿人(只占全球5%左右),到2200年只剩6800万人。”谈到生育率,易富贤忧心忡忡。世界上最大的民族在一百多年内将沦落为无足轻重的小民族,在他看来,这是人类文明的巨大灾难。

    “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的人口问题是人口结构畸形。2010年中国40~44岁人口为1.25亿,20~24岁人口为1.27亿人,但0~4岁人口只有0.75亿人了,且0~4岁人口男女比高达119:100,今后将是高度不稳定的倒金字塔形人口结构,今后的国家领导人需要有杂技演员那样的平衡能力才行。”易富贤认为,这必会导致不稳定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中国现在面临的人口危机,正是人口结构畸形的缩影。

    30多年前,计划生育政策的出台,易富贤认为“如果中国从来就没有实行过计划生育,中国人口在2010年也只有大约15.3亿,不会如马寅初所预测的那样在2007年超过26亿”。

    虽然这一假设并不为大多数人认可,但易富贤坚持认为,随着社会发展,生育率会自发地下降。他说,假如中国在1980年没有实行计划生育,在2036年达到人口约16亿的顶峰后开始负增长,不会如1980年预测的在2050年达到40亿。“现在即便停止计划生育,人口高峰也难以达到14亿;即便鼓励生育也难阻今后人口负增长。”

    “二胎”无法弥补家庭之殇

    失独家庭是中国特有的现象。“目前还只有上百万失独家庭,比例还非常低,如果能够妥善处理,给这些家庭以物质上的帮助、精神上的慰藉,还是能够让他们安度晚年的。”易富贤说,“但是今后却有近千万失独家庭的存在,对社会的震撼力将非常巨大。其他家庭也大多只有独生子女,这些独生子女照顾自己的父母都已经是自顾不暇,更是无力照顾社会上的失独家庭。”

    由此看来,失独家庭数量的加速增长,不仅对社会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更是对人口政策提出了重大挑战。

    今年两会上,不止一位代表委员为开放二胎呼吁过。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个缓和人口问题不错的过渡方案。

    “其实国际国内都已经证明二胎方案也是错误的。”易富贤毫不避讳,“新加坡、韩国、伊朗、中国台湾地区曾经提倡只生二胎,后面废止这项政策,改为鼓励生育,但是生育率持续低迷,难阻人口锐减。”中国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山西翼城、甘肃酒泉、河北承德、湖北恩施等800多万人口的农村地区试点“二胎方案”,但是生育率全部低于1.6。

    领取“准生证”的曲折经历

    准生证是计划生育政策的标志性产物。同样是“出生”的许可,《大国空巢》的“准生证”,来得颇为不易。

    说到《大国空巢》的出版,易富贤回忆,这些年有十多家出版社联系自己想在中国大陆出版该书,都因为拿不到“准生证”而不了了之。

    “在第六次人口普查初步结果出来后,2012年2月中国发展出版社与我联系,准备出版新版《大国空巢》。”这家中央级出版社,大半年后终于顺利地拿到了《大国空巢》的“准生证”。

    对于这本内地版的《大国空巢》,“三审三校”的过程着实让易富贤着了一把急。“其实内容都是现成的,我将香港版《大国空巢》进行大幅浓缩,并增加了80%的新内容,包括改革内参的报告和我2010年、2012年两次回国36场演讲的内容。”

    易富贤认为,中国大陆目前的社会发展水平与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韩国、台湾地区相当,当时这两个地区的生育率只有1.7左右。现在泰国、伊朗的社会发展水平与中国相当,2010年两国生育率分别只有1.58、1.67。“也就是说,中国需要的是鼓励生育。人口基数大不是坚持计划生育的理由。”

    《中国科学报》 (2013-03-29 第14版 读书)

左学金:废除计划生育为什么要迟疑?2013年03月12日 09:30
来源:财经网
2月22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披露,2012年中国15岁-59岁(含不满60周岁)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为9.37亿人,比上年减少了345万人。

这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的首次下降,而且只是长期下降趋势的开端。

这也是2010年人口普查以来,关于中国人口增长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趋势的一个新佐证。

近年来,关于生育政策调整的讨论,已经从学界扩展到“两会”代表、政府官员和广大公众。尽管还存在一些分歧(有些是细节问题的分歧),但是对于调整政策的必要性,正形成越来越多的共识。

但是迄今为止,生育政策还没有做出实质性的调整。这种政策调整的迟疑可能与以下问题的认识有一定关系。

第一,中国的实际生育率究竟是多少?

官方的生育率统计有两个版本,一个是由国家统计局抽样调查和普查数据所推算的总和生育率,约在1.2-1.5之间。另一个是国家人口计生委依据自己的抽样调查数据推算出的生育率为1.8。

一般的看法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存在一定的漏报率,可能低估实际生育率。而国家人口计生委则严重高估了实际生育率。

国家人口计生委的调查是采用实有人口替代常住人口,容易造成严重的抽样偏差。他们依据自己的生育率数据,曾对两个人口五年规划的人口增长进行测算,皆出现了严重高估人口增长规模的情况。

所以,一个较有把握的判断是,中国的实际生育率应介于两个部门的估算之间。

根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志刚的研究,近十年来,中国大多数年份的实际生育率在1.5甚至更低水平。他的测算为大多数人口专家所认可。在新的人口普查数据发布后,国家人口计生委已经较少提及自己的生育率估算,转而更多地强调放宽生育政策可能造成大幅生育率反弹。

第二,生育政策调整后,生育率会不会大幅反弹,甚至使实行多年的计划生育工作前功尽弃?

如果进行认真的,基于实际案例或实证数据的讨论,这个问题应该是不难弄清楚的。

首先,我们应该看一下,近20年来中国生育率下降的主要动因是什么。

应该承认,生育率下降是生育控制政策与经济社会变化共同推动的结果。不过,自1991年以来,中国生育率不断走低,但是,这段时期内的生育政策并没有出现重大的调整,只有少量“微调”的政策措施出台(比如放开“双独二胎”)。所以,生育率下降的主要动力,应该是来自有利于低生育率的经济社会变化。

这些变化一方面提高了养育子女的成本和机会成本,包括妇女就业率和工资的提高、职场竞争性加剧、养育孩子的医疗与住房成本上升、家庭教育成本上升等。

另一方面则体现在农村向城市迁移率的提升、空巢家庭的比重上升、社会保障覆盖率的提高和孩子作为老年保障来源的作用下降等,进而降低了子女对父母的“效用”。

上述种种因素使得养育子女的成本-效益不断下降。

此外,生育率下降还与初婚初育年龄的不断延迟、妇女结婚率下降、不孕率上升等重要趋势相关。

如果中国生育率下降的主要动力是上述经济社会变化,显然生育政策调整不会造成生育率的大幅反弹。

其次,可以考察一下多年来实行二胎试点的几个地区的情况。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先后在山西翼城、甘肃酒泉、湖北恩施和河北承德等四个地区的800万人口中进行了允许生育二孩的试点。试点的结果表明,这些地区的生育率都是可控的,甚至低于各个省内发展水平相当的非试点地区。

既然如此,那种认为政策调整会造成严重反弹,以至失控的判断是根本没有依据的。

在中国放宽生育政策的背景下,未来生育率将如何演变?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不妨看一下同样受到儒教文化影响的近邻日本和韩国,以及中国的台港澳地区。在2011年左右,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为1.39、韩国为1.23。全球总和生育率最低的四个国家或地区分别是台湾(1.16)、香港(1.09)、澳门(0.92)和新加坡(0.78),尽管这些国家或地区已在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措施。这对中国未来人口变动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上述国家或地区具有共同点,即都受儒教文化较大影响,如何解释其低生率状况需要更多研究。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儒教文化特别重视子女的教育,重视对子女的人力资本投资,结果形成子女质量对数量的替代。

曾经许多人表示担忧,人口指数的增长结果可能会导致地球人满为患。事实上,指数下降的后果也同样会令人吃惊。通过一个简单的计算便可理解这一点。

假定第一代人是10万人,以后每一代都按照1.8的生育率生育,经过十代更替后,我们很容易算出,第11代人的数量将缩减为34868人。那么,假定每代人的生育率为1.5,则第11代人的数量将缩减为5631人;假定以后每代人的生育率为1.3,则第11代人的数量将缩减为1346人;假定以后每代人的生育率为1.0,则第11代人的数量将缩减为98人!

所以我非常赞成郭志刚教授的看法,即中国存在生育率过低的风险。只是这个风险刚刚露出冰山一角,目前尚不容易为人们所觉察罢了。

第三,人口与经济的关系是什么?是不是“人口下去了,经济就上去了”?

对于人口变动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过去经常听到的一种说法是,经济是分子,人口是分母,控制生育是发挥“分母效应”。

前年讨论“十二五”规划时,曾一度涉及人口政策调整问题,在征求意见时,听说除了国家人口计生委,反对生育政策调整的声音还来自政府相关经济部门。这些部门认为,生育政策调整将影响中国“本世纪中叶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目标”的实现。有的学者干脆采用了更通俗易懂的说法:“人口下去了,经济就上去了。”

上述种种说法既缺少理论依据,也得不到实证数据的支持。日本和欧洲的情况足以说明,这些说法不值一驳。

我只想指出,根据世界银行关于世界各国收入的分类,2012年中国人均收入已经超过6000美元,实际进入上中收入(人均收入3976美元-12275美元)国家的行列。那么用“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理由,来反对生育政策调整,更是无从谈起。

既然弄清上述问题并不困难,为什么生育政策调整的决策迟迟难以实现呢?
涉及利益较少的生育政策的决策尚且如此,涉及利益较多的其他公共政策,如对征地农民的补偿政策的改革,对垄断行业高管薪酬制度的改革,对户籍制度的改革等自然就更加困难了。为什么这些公共政策调整改革的决策总是迟迟难以实现呢?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缺少一个公共政策相关利益的制度化表达、政策辩论和协商,以至最后形成决策的政治平台。目前这个平台实际上过多地由政府执行部门来承担。

由于重大政策的调整常常与相关政府执行部门存在某种利益冲突(如生育控制政策的调整与国家人口计生委,火车票价格的调整与铁道部等),显然它们难以独立和公平公正地作出相关判断和决策。

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进入一个利益多元化的时代,这使得通过公共政策适当平衡不同利益的问题变得空前迫切。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利益多元化以及不同利益的诉求在客观上也是不可避免的,这本身不应该成为问题。

问题是,如果国家不能为多元利益的适度平衡提供有效的制度保证,以致造成不同群体利益长期的和严重的失衡,将从根本上动摇社会稳定的基础。

实际上,根据宪法和现行政治框架,全国人大应该成为公共政策不同意见表达、辩论、协商和决策的主要平台。

当然,全国人大要更好地胜任这一任务,自身也需要从人大代表的政治素质和专业素质,以及人大的组织和工作制度等多方面来进一步加以改进和提高。

十八大报告将中国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列为工作中不足以及前进道路上困难和问题中的第一条。这些“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在不同程度上都涉及对不同群体的利益进行协调和适当平衡的公共政策问题。

盘点中国各个待改革的领域,生育政策调整应当是触及利益较少、受益者众多、改革红利最大的为数不多的改革领域之一。

全国人大成为公共政策不同意见表达、辩论、协商和决策的主要平台,何不从生育政策调整始?

作者为上海社科院经济所所长、研究员
http://finance.ifeng.com/opinion/zjgc/20130312/7761835.shtml
——————————————————————————————————
寄生虫要吸血,百姓要流血。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