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专家:放开二胎不会生育失控 决策层忧虑可消除  

2013-03-06 23:54:54|  分类: 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人大代表3度建议放开二胎 称人口老龄化严重

    2013年3月3日07:57

    南方都市报

    贺优琳认为“少子化”“老龄化”已十分严重,是时候调整计生政策了

    南都讯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曹斯 雷雨“这已是我第三次提出‘放宽计生政策允许生二胎’这个建议了!”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表示,如今我国已成为世界上人口增长率极低的国家之一,计划生育政策是时候进行调整,全面放宽生二胎。

    贺优琳表示,中国现在总和生育率仅为1.3左右,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已经是世界上人口增长率极低的国家之一。

    “如今,我国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少子化’,如果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年轻的人口结构和人均寿命的快速延长也会造成人口增长,但这种增加不会持续太久,当最老一代死去,421家庭就会从7人剧减至3人,减少57%!”他担心,“少子”、“单子”很可能引起很多问题,“比如中途一个孩子因出现事故、自杀或是致命性疾病导致夭折的,单亲家庭就变成了丁克家庭。”

    与此相应的还有老龄化的问题。“据民政部门统计,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将占到总人口的16 .7%,2050年将进一步上升到31.1%,大大高于届时的世界平均水平。如果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养老压力可想而知。”贺优琳表示。

    贺优琳的建议也得到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市龙岗区南岭村社区党委书记张育彪的支持,“我建议实行‘鼓励一胎、允许二胎、严防三胎’的计划生育新政策。”在张育彪看来,再不调整计生政策,劳动力的枯竭问题将十分严峻。

 

《大国空巢》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和观点不只反映了作者的忧患意识,而且尖锐并富有逻辑的阐述令人振聋发聩。这些都是所有体制内人口学家的著作所不具备的。《大国空巢》讨论中华民族当前最重要和迫切的一个大问题,它将引领人们的思考和行动,从而开启一个新时代。—原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
 
安邦:应放开生育二胎、允许移民、允许双重国籍
应该放松计划生育政策,放开生育二胎的政策;应该放开移民政策,允许从其他国家引进年轻的移民,补充在中国开始出现的劳动力缺口;应该修改国籍法,允许双重国籍

    中国的老龄化已经汹涌而来!根据联合国的标准,一个国家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比超过10%,或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比高于7%,就进入老龄化社会。从中国的统计数据看,中国早已进入了老龄化社会。

    2012年中国的官方统计显示,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85亿,占总人口比例达13.7%。而一些机构估计中国的老龄化情况比这些更严重。中国社科院2月27日发布的《2013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称,2012年中国老年人口数量同比增加891万至1.94亿,占总人口的14.3%;该报告预计,2013年中国的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2.02亿人,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4.8%。

    中国的老龄化还具有一些特点:一是"未富先老"。日本进入老龄化时,人均GDP大约是9700美元,瑞典、英国、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在进入老龄化时,人均GDP大约在1万-3万美元。而中国进入老龄化时,人均GDP仅处于4000美元的水平。经济不发达,解决老龄化问题就缺少"硬实力"。二是老龄人口绝对数量很大。社科院估计今年末中国的老龄人口将超过2亿。还有机构预期,"十二五"末全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21亿;到2050年,中国将有3.32亿老年人。这是任何一个国家从未遇到过的问题。三是劳动力缺乏。社科院报告认为,在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同时,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进入负增长的历史拐点,从2011年的峰值9.40亿人下降到2012年的9.39亿人和2013年的9.36亿人。对尚在工业化中期的中国来说,劳动力供给格局发生转变,这是关系到中国经济和社会长期发展的大事情、大风险。

    此外,中国的老龄化还会伴随着老年人口高龄、失能和空巢化的特点,这使得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具有格外的严峻性和复杂性。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和工业化、城镇化相伴随,与中等收入陷阱相遭遇,在社会保障尚不完善的情况下,老龄化问题非常严峻。社科院的研究显示,中国的少儿人口抚养比从2012年的23.96%提高到2013年的24.36%,老年抚养比从20.66%上升到21.58%,推动社会总抚养比从44.62%上升到45.94%。随着老龄化的加剧,中国社会的总抚养比还会继续上升,进一步加剧劳动人口的缺口风险。

    面对这种复杂而严峻的形势,中国需要及时调整人口战略和相关的人口政策,从多方面来应对这扑面而来的老龄化大潮。安邦的智库学者曾对此问题多次建议,中国应该在与人口相关的三大方面进行政策调整:

    第一,中国应该放松计划生育政策,放开生育二胎的政策。中国应该调整思路,将限制人口数量的计划生育政策,改变为提升人口质量、维持人口替代可持续发展的人口发展政策。这方面安邦已多有分析,这里不再赘述。

    第二,中国应该放开移民政策,允许从其他国家引进年轻的移民,补充在中国开始出现的劳动力缺口。中国目前在外来移民政策上十分封闭和落后,比如,对于非法移民的既成事实,珠三角地区的公安部门采取的基本管理办法就是"发现一个、查处一个、遣送一个",然而对于雇用外国人的单位和个人,在终止其雇用行为的同时再处以罚款。从发达国家的实践来看,中国引进移民是迟早的事,现在必须认真研究,着手部署此事。

    第三,中国应该修改国籍法,允许双重国籍。中国现行适用的国籍法还是1980年制订的法律,观念陈旧,与形势发展已经很不适应了。从中国有大量人才赴海外发展的现实出发,为了吸引更多的高端人才为中国服务,中国完全可以承认双重国籍,鼓励相当大一批海外人才回国效力(详见《战略观察》相关产品)。

    人口与老龄化、劳动力供给开始短缺等问题,是中国未来社会发展的重大风险问题。现在行动已经不是未雨绸缪了,现实留给中国回旋的时间已经不多,及早调整人口政策极为重要!

    【作者: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贺军 】
 

中国专家在人口预测方面是什么水平?!

中国科学院2010年7月28日发布《中国科学发展报告2010》,预测辽宁省人口零增长的时间是2021年。但事实上,辽宁省在2011年就已经进入人口负增长了。可见:中国专家在人口预测方面是什么水平。

《辽宁省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年出生人口25万人,出生率5.71‰;死亡人口26.5万人,死亡率6.05‰;人口自然增长率-0.34‰。”

2013年2月26日《辽宁日报》:记者从全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会议上获悉,2012年全省总人口达到4389万人,出生人口27万人,人口出生率为6.15‰,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9‰。
 
   莫言:我是有罪的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石剑峰
 2013年,《蛙》的德文版出版

    自去年10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作家莫言就再也没有接受过媒体的专访。本周一,莫言长篇小说《蛙》德文版由德国慕尼黑卡尔·汉泽尔出版社出版,广受德国媒体关注。最新一期的德国《明镜》周刊刊登了题为《“我是有罪的”》的莫言专访,这是《明镜》周刊记者Bernhard Zand于上周三在北京与莫言对话2个小时的成果。在这篇访谈中,莫言回应了诸多西方媒体对他的质疑,他做了自我批评,也批评了他的批评者。

    曾为前途让妻子打胎

    《蛙》出版于2009年,时隔4年,这部莫言最近的一部长篇小说德文版才在德国翻译出版。对于这部以中国计划生育为主题的小说,德国媒体予以广泛关注,并给出了较高的评价。《法兰克福汇报》书评说莫言的这本书“不仅改变了他的自我画像,也改变了人们对中国社会内部情况的认识”。《南德意志报》书评说《蛙》让读者震动,鉴于该作品所透出的强烈批判精神,西方读者会不理解作者何以被认为是位“体制内作家”。

    也就在德国媒体通过这部小说开始重新理解莫言的时候,58岁的莫言决定同《明镜》周刊的记者见面,在他指定的一家北京茶馆与《明镜》周刊记者进行对话。记者的第一个问题就问莫言,“为什么对公众,尤其是记者的接触有所顾忌?”莫言说,“因为发表政治声明,对我来说很难。我虽然是一个写作快手,却是一个彻底的思考者。每次公开讲话后,我都会问自己是不是讲清楚了。尽管我的政治想法是很清晰的,大家都能在我的书里读到。”

    谈到这部在德国刚刚出版的《蛙》,莫言主动承认,“我曾为了自己的前途,催促我的妻子去打胎。我是有罪的。”

    莫言还说,对他而言,《蛙》这部小说就是“一本自我批评之书”。这里的自我批评不只是针对催促妻子去堕胎,还有自己在“文革”中的经历,更是追问大多数中国人在历史中的所作所为。他说:“中国在过去数十年中经历了深刻的变革,我们中几乎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可几乎没有人问自己,自己是不是也是一个‘作案者’,自己有没有伤害过别人。《蛙》追问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这种思考的可能性。比如我,那时或许只有十一岁,可‘文革’时却是红小兵,加入了对老师的批斗大会。我嫉妒过别人的成就、才华和运气。”

专家:放开二胎不会生育失控 决策层忧虑可消除
2013年03月03日19:25
作者:林韵诗 常红晓
财新网

  中国育龄妇女生育率下降已成现实,但决策层对放开二胎是否会造成大规模生育堆积一直存有疑虑。这是现行生育政策长期未能调整的重要原因。

  3月1日,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在北京大学举行的“中国人口政策改革研讨会”上表示,假定2013年完全放开二胎,将在2014年左右形成生育小高峰,新生婴儿数量估计在2000万左右,最多不会超过2700万。

  据国家统计局公报,2012年,中国新出生人口1635万人,死亡人口966万人,净增669万人。按这位专业人口学者的研究和预测,即使2013年放开二胎,2014年因此而新增的出生人口也不过400万至700万人,远远低于中国官方及主管部门的估计。

  王广州表示,根据2010年的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全国育龄妇女总量约3.8亿,已生育的妇女为2.59亿。其中,已生育二孩的约1.2亿,未生育二孩的约1.39亿。1.39亿未生育二孩的妇女中,40岁及以上的有0.47亿,40岁以下的有0.92亿。

  经专业模拟测算,王广州认为,假设2013年全面放开二胎,2014年中国将形成生育小高峰,当年新生婴儿数量应在2000万左右,最高值不会超过2700万,最低值不低于1500万。此后新生婴儿数量将逐年下降。因此,放开二胎的生育堆积,并不严重,而且可控。

  据财新记者了解,人口计生委对放开二胎后年度新增生育人口规模的估计,与中国人口学界主流的判断差距甚大。

  此前的1月15日,人口计生委党组在《人民日报》刊文(http://china.caixin.com/2013-01-15/100495267.html ),强调要坚持计划生育政策。同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人口专家访谈(详见:http://china.caixin.com/2013-01-15/100495277.html )。引起人口学界的争论。

  在上述长篇访谈中,这位人口计生委支持的专家认为:“中国目前的低生育水平并不是稳定的。除了个别一些非常发达的大城市外,在全国绝大多数地区,一旦放弃计划生育政策,目前的低生育水平肯定会大幅度反弹。”

  人口计生委倾向于这样一种预测:放开二胎后,中国年度新出生人口将超过4000万,这将是2012年中国新出生人口1635万人的两倍还多。而大多数人口学家都认为,鉴于当前生育率已经大幅降低,家庭生育意愿大大降低,上述情况不可能发生。

  王广州经测算还预计,如果放开二胎,2014年中国的总和生育率约为1.93左右,不会低于1.51,但超过2.66的可能性也很小。此后,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将继续逐年降低。因此,即便在2013年全面放开二胎,也不会造成大规模的出生人口堆积。

  王广州解释,这是因为,第一,生育堆积势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释放;第二,新增一孩育龄妇女不可能马上生育二孩。

  作为专业人口学者,王广州曾在国家人口计生委研究机构供职。他在会上指出,中国早在20年前生育率就降至2.1的综合生育率以下。近十多年来,中国一直处于超低生育率水平。10多年后,中国总人口规模在达到峰值后,将进入持续快速下降阶段。

  他推测,如果2013年全面放开二胎,中国的总人口数量高峰约在2028年至2029年出现,估计值的均值为14.3亿。即使按照高方案预测,届时中国总人口超过14.6亿的可能性也很小。中国人口达到峰值后,人口总量将逐步较快减少。预计到2050年,中国约有13.62亿人,最高不会超过14.14亿。

  “中国人口政策改革研讨会”由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近20位国内一流的人口学者及关注人口问题的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领域的专家出席并发言。与会学者一致认为,中国应尽快放开二胎,取消生育控制。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