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xx的博客

网议人生,无限人生

 
 
 

日志

 
 

《人口研究与江湖术士》  

2014-09-01 22:48:40|  分类: 计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口研究与江湖术士

谨以此书献给今天在北京隆重召开的“中国人口学会第八届会员代表大会暨2014年会”。

      ——梁中堂 2014年9月1日

作者序言

    这本小册子汇集的几篇文章,即使最初并不是为博客所写的,但都曾经在我的网易博客上粘贴过。就内容来说,都是议论人口研究的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

    不过,有两个编辑上的小问题需要向读者做一些交代。一个是第一篇文章最初不是在现在自己的网易博客上发表的,而是为开通博客以前的个人网站(http://www.liangzhongtang.cn)上的一组文章《科学研究和职业操守》,所写的前言。因为它不仅是谈论研究职业问题的,而且还追踪了职业这个现代词语的发生和来源。所以,将其放置在开首,具有绪论性的性质和味道。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给田雪原的一封信,我将其放置在附录里。之所以做这样的处理,是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它都该配在那个地方。一是因为它最初并不是为博客所写,二是它曾经被编辑放置在笔者的《论“公开信”》的小册子和《我国生育政策史论》里。不过,完全是因为文章体裁形式的原因,在这两本书里它也都是被搁置在附录里面的。

但是,在读者现在手上的这本小册子里将其继续放置在附录里却不是出于文章体裁一类的纯技术上的考虑,而是从文章的主人公田雪原在这本小册子中的地位来讲,它就该在附录里。无论对于不明就里的人口学界还是田雪原就职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来说,田雪原似乎具有很高的学术地位,无论如何都该配在我的这本小册子里获得一个正式的位置。人们有所不知,他只是因为给宋健担当了几个月的副手就获得了自后终生就有的高度,而在宋健那里,他就是个配角。做技术工作的宋健及宋健的小团队运用计算机算出了一大堆数据后却茫然无知,不会运用它们写文章,这才去找中国社会科学院。不想,那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是人口研究,刚从教育部行政岗位上调到经济研究所的田雪原因刚参加马寅初平反写过一篇马寅初人口论的文章,所以就找到了田雪原。田雪原果真厉害,他硬是具有那种无论什么样的数据都可以写出适合主旋律的文章。田雪原果然不负所望,加盟宋健小团队后,仅用了一个多月中的几个星期天的时间,就以新华社记者的名义写出了一炮打红的“百年预测”和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如果稍微安分一点的话,田雪原继续维持一段配角的角色,合作也许会长久一些。哪想田雪原后脖子上长有反骨,他只给宋健团队写了一篇文章和一部还未交出去的书稿,就利用宋健团队计算的资料在人民日报等大报上单独署名自己干去了。所以,1980年初春那个对当时的社会很有影响的“自然科学工作者和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合作”也就只有12个月的时间。因为田雪原在这个团伙中就是个配角,我在几篇文章里批评的主要对象也就只能是宋健。这样,田雪原就不得不继续受点委屈被放置到附录里去了。

也许,为了表明笔者并非是对田雪原存有偏见而不得不再多说几句。在我的一些著作里,有关田雪原的文章并不都是放在附录里面的。比如《中央人口座谈会:一个由田雪原自编自唱的谎言》,在《论“公开信”》里就是作为主要文章出现的。因为田雪原自2008年开始,编制出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中央人口座谈会”,说“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就是这次会议上“民主讨论”和“科学决策”“定”下来的,甚至还决定该由党中央以“公开信”的方式将它发布出来。这些当然都是田雪原的梦话或呓语。所以,为了还“公开信”的本来面目,不仅需要研究其产生的历史背景、性质、作用和意义,而且还须具体讨论他编派的故事。特别是得到1980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召开的人口问题座谈会的资料以后,笔者还专门写了一本小册子《鹿耶,马耶?——田雪原的中央人口座谈会》,予以专题研究和揭露。如同一生中他常有的表现那样,在那里,田雪原理所当然地都是主角了。所以,在笔者的文章和书本里,无论其地位的伟岸高大或渺小,都是以所论的内容来决定的。这样说当然也并非说笔者没有喜恶和不懂爱憎,在写作有关田雪原中央人口座谈会一组文章的过程中,笔者如同是在清理奥斯球王牛圈一般,时常会泛出一种恶心和欲要呕吐的生理反应。

按照司马迁的说法,自古以来接受天命登上宝座的帝王,有哪个会不举行封禅大典的?汉武帝迷信神仙,思念亡故的宠幸夫人,齐人少翁擅长鬼神方士,投其所好,果然让汉武帝夜间在另外一个帷帐中远远望见了不能忘怀的王夫人。由此,汉武帝拜齐少翁为文成将军,赏赐了许多财物,且以宾客之礼相待。用现在的话来说,齐人少翁稍稍运用点他的专业知识做了点讨好汉武帝喜欢的项目,就由此当上高官,成为受人尊重的知识分子的楷模。

其实,不只是古代人,相信天命、顺耳、祈求好运,可能都是人性的一种表现。所以,自秦汉以来,一些聪明人利用这一懦弱的人性特点,投其所好,以术士为生,长世不绝。想一想活到这把年纪才领悟过来,人生在世不过都是以各自的方式谋生存。用俗气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在世上混。方士,或者江湖术士,那也该是一些天分较高、比较聪明的人的一种混世的方式与手段罢。特别是为社会结构金字塔特征所决定,古代帝王和现代国家领导人手上的资源都特别地丰富,能够在那个层面上忽悠的方士和术士,才算得上高人之上的高人、聪明人之中的聪明人。

因为收录在这里的各篇文章都曾在博客上粘贴过,所以,我将每一篇的网址也都分别标注在各篇的题目之下,可供有兴致的读者进一步点击查看网友们的反应与评论。

是为序。

                                                 梁中堂   2014819

 

目录

序言 

当科学研究作为一种职业不再神圣时 ( 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073592816907)

人口学家与江湖术士 ( 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19674323747/)

再议人口学家与江湖术士 ( 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19187398837/)

戳破马寅初神话 ( 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19271130129/)

高官清谈,误国殃民 ( 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302543454971/)

职业操守与蒋正华的“科学发展”( 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381002240937/)

我国可能出现的补偿性生育有多少?(http://liangzhongtang.blog.163.com/blog/static/10942650820146200293957/)

附录

致田雪原的一封信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